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讨 > 民事研讨
外嫁女在与嫁出村组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中参与分配资格认定的初步探讨
  发布时间:2015-05-01 21:42:51 打印 字号: | |

 

    依照省高院《关于处理农村土地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第二条规定,凡具有农村集体组织成员资格的人员,在土地补偿、安置费用支付和分配及与土地承包相关事项中,即具有参与分配集体收益和承包土地的权利。考察其他省高院的相关的指导意见,此项的规定相同。我国农村村组,定性为集体经济组织,但是它同时承担了自己的社会政治功能。法律和司法解释在认定村民资格中强制性介入的同时,法律也规定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可办理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这样就导致村民自治解决事项与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否决村民自治事项间的矛盾。如何在尊重村民自治前提下缩小、化解民间矛盾的同时,又能保护被村集体自治自决排除在外从而受到侵害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法律无具体规定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一线审判人员的一大难题。下面就外嫁女在与嫁出村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中参与分配的资格,即嫁出女是否具有嫁出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提出自己的几点意见。

    我们当地有句俗语,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对于外嫁女,嫁出地村组一般都对其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予认定,认为该女的生产生活应当或已经脱离本村与本村已无关,导致外嫁女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诉讼到法院。

    外嫁女嫁出所在村分为户籍留在嫁出村和户籍迁出两种情况,户籍迁出应当不论是否转非农户口,当然的在嫁入地取得相应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或取得城镇低保,应当不具有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户籍未迁出的外嫁女情况分为在本村生活和不在本村生活两种情况,嫁出后一直在本村生活的,无论其是否有承包田亩,仍然保持了与本村的权利和义务关系,融入本村生活中,应当具有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这点应无争议。

    外嫁女户籍未迁出,但又不在本村生产生活的,对其是否具有嫁出地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情况较复杂,是本文探讨的重点。天津高院在《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确认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的解释说明中这样表述“既然规定的是参与分配的资格为‘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那么该成员资格的一个本质特征就应当是‘是否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这应当是界定成员资格的核心标准。需要说明的是一、以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强调的是承包土地的资格,不能简单的理解为实际取得了承包地;二、‘基本生活保障’不应理解为日常的现时是生活来源,”也包含其将来发生的状况。作者认为我省高院指导意见与其相同。【在处理土地补偿、安置费用的支付和分配及与土地承包相关的案件中,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认,一般应以依法取得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户籍为基本原则,依法取得包括自然取得(出生取得)和法定取得(因婚姻、收养、遗赠抚养协议、行政命令等取得)。同时兼顾在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生产、生活或者离开后又没有取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的情形。】以取得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确认的标准来衡量出嫁女是否具有嫁出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须满足两个条件的标准。一是依法取得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户籍,再是否在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进行生产、生活。这个标准还有一个例外就是不在嫁出村组生产生活的,没有取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的情形,仍然具有嫁出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这个例外情形,作者认为应当是出嫁女嫁入城市,其丈夫是非农户口的情形。对于这个例外情形,参考其他各省高院的意见都是一致的。所以对于出嫁女嫁入城镇,也就是农嫁非情形,只要没有在嫁入地取得城镇最低生活保障的,仍应当具有嫁出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省高院指导意见在“外嫁女”成员资格的确认条款中,虽然将外嫁女作为特殊主体单独列出,并没有突破上述的双条件标准。【对于“外嫁女”虽未取得嫁入地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户籍,但已经脱离嫁出地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的,应当具有嫁入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省高院指导意见的条款可解读为户籍未迁出的外嫁女,脱离嫁出地集体经济组织生活的,应当具有嫁入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但是该外嫁女是否不具有嫁出地成员资格,省高院的意见没有进一步说明。天津市高院的意见对此这样表述“婚姻关系发生在不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之间,其中一方虽未迁移户口,但已实际进入对方所在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应当认定其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其在解释说明中进一步阐述到“现实中又以嫁农女的成员资格问题最为突出。通常是某集体经济组织女性成员与其他集体经济组织男性成员结婚,并已到男方所在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但由于种种原因户口没有迁入男方所在集体经济组织。在这种情况下,女方实际上已经脱离了原集体经济组织的生产生活,即生活基础已经不在原集体经济组织,则应当认定其具有男方所在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也没有规定这种脱离原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的出嫁女,是否就不再具有嫁出地成员资格。海南省高院的相关意见认为,这种情形下,出嫁女在嫁入地参与分配土地收益或承包地的,应认定不再具有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陕西省高院的相关意见认为,出嫁女未迁户口并在户籍地生产生活的,在嫁入地未享受到村组收益分配的,要求户籍地集体组织给予土地收益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在处理户籍未迁出,已经脱离嫁出地组织生产生活的嫁农女要求确认嫁出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案件中,我院法官出现两种不同的意见。一是认为是否具有嫁出地成员资格,出嫁女有选择权,因为她只是具有成为嫁入地成员的资格,资格不是现实的,她可以放弃成为嫁入地组织的一员,从而选择成为原集体组织成员,也就是说法院应当对该出嫁女的诉请应当支持。另一种意见就是,该出嫁女是否具有嫁出地成员资格,关键看嫁出地集体经济组织的态度,这应当属于村民自治范畴,并且出嫁女脱离原组织随男方一起生产生活的行为,也是放弃在户籍地取得基本生活保障的意思表示,出嫁女在已经取得男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前提下,其权益已经有了保障,不需要双保险。只要目前法律没有具体规定的,那么法官应当慎用自己的自由裁量权,不应当用自己的自由裁量权来强行介入村民自治事项,从而造成基层社会组织矛盾扩大化。作者同意第二种处理意见。作者认为如果认定外嫁女具有嫁出地成员资格,将不可避免的造成外嫁女出于利益驱动,驻留户籍或将与嫁出地无联系的本人子女申报到其娘家户口内参加分配,而且嫁出女完全可以合法的做到在嫁出地取得相关权益后,将户籍迁移至男方再行参加分配,这将有失社会公允,也不利于外嫁女全身心投入新生活,在嫁入地争取自己生活条件。农村土地是村民的生存依赖,每个农民都非常珍惜,作者作为在基层工作多年并曾任职村下派书记的一名法官,深知村民自治在为维持农村社会稳定中的重要性。不尊重村民自治教条地裁判,不但造成执行难,而且对法院的形象损害极大,甚至引发群体事件。

 

(乌江法庭)

责任编辑:研究室